z居士

 
   

犹如莲花不着水,亦如日月不住空。

禅门心法,用不着你“外息诸缘,内心无喘。”你一切都不管,不管也不管。有一个不管的,有个空,已经不是了。它本空的。所谓空,不是你去造一个境界的空,自性本来空,念念不停留。

 

你们念过《普贤行愿品》没有?读过没有?有两句话:“犹如莲花不着水,亦如日月不住空。”你看太阳、月亮天天在空中转来转去,它没有停留过,本来空,非常活泼的。念念犹如日月不住空,住在那里干什么!所以大乘的三解脱门:“空、无相、无愿”。

 

谁懂了这个了?到了这个境界的,谁敢承认?你承认吗?我想你承认了。你不承认我帮你承认。

 

好!这是第一步。第一义,其实已经不是第一义,过去了。再来,第二义。告诉你们走捷径啊,年轻的注意啊,不要在那里再这样玩啰!是为你自己不是为我,老头子陪你玩了几天不容易的。

 

注意啊!第二义,你当下就走“三际托空”的法门,三际托空,就是《金刚经》上讲,过去心不可得,现在心不可得,未来心不可得。就是这三际,过去、现在、未来。

 

诸位,你们跟着我做一下,现在你就学我吧!学傻瓜吧!你注意啊!诸位来,提起精神叫一声,呸!(众:呸!)不是“屁”,不是放屁的屁。是呸!呸!(众学:呸!)你这一念过后,还有没有?

 

然后,你感觉到有,是后念,后念不怕,它马上跑掉了,所谓过去不可得,就是现在不可得,过去的已经过去,“呸”一下,已经过去了。未来念头还没有起来,就不管了。一来念头就是现在,现在不可得嘛,呸!没有啦!是不是这样?你随时注意,起心动念,念念在三际不可得,这样用功下去,这就是话头!什么是话头?《金刚经》告诉你,过去心不可得,现在心不可得,未来心不可得。

 

你们以为我传给你们的是什么?我告诉你,这是密宗“大手印”,无上大密法,最高的方法。当年我求这个法门,磕的头花的钱,太痛苦了,最后师父上座,拍案一声走了,我们大家等着,“不是传大法吗?师父怎么走了?是我们不诚恳。你代表我们去求师父来吧!”我们忏悔,把师父请来,师父又坐在上面,“叫我来干嘛?就这样传完了,不懂吗?不懂,只好传你第二等的。呸!”又走了。

 

贡噶师父很厉害哦,他个子比我还高一倍,我走路,他手按到我的头,我变成他手棍了。那么宽的身体,他一天到晚双盘坐在上面。晚上我们经常有个单独的对话,也讲笑话,有个喇嘛翻译的。他晓得我学禅宗过来,我一进门,他已经知道,一叫师父,他就笑了。

 

我说:“师父啊!您今天这个无上密法,我五岁就知道了。”

 

他说:“你怎么知道?”

 

我说:“我是乡下出生的,我走夜路怕鬼。”尤其当年乡下夜路,会经常遇到“鬼打墙”,你们听到过没有?走路走走,忽然四面都黑了,一下就懵住了,没有方向了,这叫鬼打墙,被隔住了。用什么法门破它呢?有个种田的朋友告诉我说,不要怕,长袍一拉,对到黑的地方屙泡尿,呸,呸,呸……就冲过去了。贡噶师父听了哈哈大笑,说你们汉人啊,很有意思。后来我们就说别的笑话了。

 

刚才我教给你们“呸”,这是无上大法,属于密宗的“椎击三要”。再教你们修持,很简单啊!这是第二义,刚才“呸”一声,你也没有懂。懂了的话,定啊慧啊,就是一直这样下去,就如如不动下去了。起座也是一样,都在这个境界上,这样你一定成就。

 

谁相信啊?谁信得过啊?你们诸位里头哪个信得过了?我看没有真信。

 

《答问青壮年参禅者》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

学佛走的路子有两个:一是加,一是减。使你空掉就是减,其他宗的修法,如密宗修法都是加。密宗修法时,自己前面摆供灯,还要香花啦、水啦、果啦,一天忙到晚。然后戴上帽子,穿上法衣,坐在那里观想佛像,嘴里又念咒,手上摇铃,握杵,放下来又结手印,搞了半天,一身大汗,三个钟头过去了,然后放下休息。

 

密宗的修持方法很多,想发财,有财神法;要升官,有升官法;要儿子,有送子法;要早点死,有颇哇法。给你加上半天,加累了,只好休息,还是三际托空。

 

现代人心太复杂,空不掉,只好用加法,加到你挑不动了,只好放下,就成功了,就是这个道理。

 

禅宗既不给你加,也不给你减。要我们看清楚这个心念,本来空的,还要找什么!何必要找个明心见性呢!我们本来就很明的,因为有个佛法,反而把我们弄得不明了,不要找,放下来就是了,很简单,很自然。

 

三际托空就是禅吗?不是的。什么道理?因为这时只是意识状态把它空掉。其实只要上坐以后,大声地“呸!”一声,就没有了,空了,这是密宗的大法门。我当年学这一声呸,花了十几万块,方法是:第一步先坐好,端正、调息,“呸”一声,完了。

 

当然我们不行,呸一下,只是几秒钟没有念头,过后念头又来了,来了再呸!后来就不行了,再呸也赶不走了,这就是凡夫。世人爱假不爱真,“莫将容易得,便作等闲看。”

 

上面这个道理,就是:应无所住而生其心,六祖因这句话而悟道。举个例子:我们听到别人讲话,心不是生了吗?话听完了,我们的心也就丢开了,本来无所住而生其心嘛,何必守个心呢!

 

如果能做到念念看清楚就行了,不须修个什么气功,打个什么坐,求个什么道。有本事的人就那么信,没有本事再来!初步能保持三际托空的境界就好了。

 

指月录卷七记载,有位楼子和尚,有一天从歌楼下走过,听到楼上有人唱歌声道:“你既无心,我也休”。当时他正在系鞋带,听到这句歌声,就悟了。悟了什么?我们本来无心,每一句话讲过了,都没有留在那里,你既无心,我便休,算了!也是空的道理。

 

三际托空虽然还没到家,但将三际截断,一直保持下去,也几乎没有人能做到。原因是对“能”与“所”,认识不清楚,这个问题,以后介绍唯识时再谈。

 

*****

 

因为还有一个“你”,你晓得身体坐在这里,身体就是一念,五阴都是一念,你能够了意识的这一面,三际托空清净,但是你的感受状态还在,解脱不了。

 

什么气脉流通啦,河车在转啦,就是感觉状态在自我捣鬼,没有把五阴一念空掉。

 

有许多人修到很清净,但身体一身是病,说他没有功夫嘛,很定,心里空空洞洞,但几十年连病都转不了。真到临死时,那一念空不了,就跟着昏沉下去,那么他所得的一念清净,老实说是唯物的,是随着身体健康来的。这样靠得住吗?不可能。

 

*****

 

学唯识要知道,六祖也讲过:六七因上转,五八果上圆。六、七识容易转,念头一空,三际托空,第六识转成现量的清明境界;功夫再进步,第七识也可以空掉,这容易,是在因位上转的。

 

很多修持的人,充其量到了因位菩萨,果上就难了。前五识眼耳鼻舌身,包括了这个肉体;第八阿赖耶识除了包括肉体外,也包括了整个物质世界。五、八要果上圆,要证到了果位才能转,谈何容易!要修就修个全的,修一半只好来生再来,如果来得及,最好这一生完成了它。

 

《如何修证佛法》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

“法无有人,前后际断故。”前后际断就是前面一念已经过去了,后面一念还没生起,过去了不可得,未来的还不生,当下即空,三际托空。这一段现成是空的,你不用去求的。这是真正的佛法,你要是抓不住,三大阿僧祇劫以后再说吧!

 

***** 

 

“无前无后”是要你前后际断。我们把起心动念分成三段,就是三际,譬如我一讲话,你们一听到就没有了,这是前际,下面要讲的你还没听到,这是后际。前念已灭,后念不生,当体即空。这是《金刚经》所讲的:“过去心不可得,现在心不可得,未来心不可得。”

 

你能把自己的身心烦恼思想妄念,一下前后际断,无前无后,当下即空吗?不空,怎么不空呢?无前无后没有说中间啊!中间非空非不空。说空的,前面念头过去了,没有了,后面念头没有来,中间一定是空。这个空的就是自性现前,正是有。这个有不是世间的有,所以唯识法相叫这是胜义有。这是身心修持最基本的法门。

 

能做到一切烦恼妄念前后际断,无前无后,念念当下即是,当现前的一念清净空念,就是供养一切众生,这叫作法布施。我们做得到吗?

 

*****

 

“明相菩萨曰:四种性空种性为二。四种性,即是空种性,如前际后际空,故中际亦空。若能如是知诸种性者,是为入不二法门。”明相不是指光明相,是明白、悟了一切相的意思。

 

地水火风四大种性没有固定的,它本性是空的,为什么?因为种性与心念的作用是一样的。念头分成前、中、后,在教理上也叫三心,是出自《金刚经》的过去心、现在心、未来心。过去心是前际,未来心是后际,现在心是中际,所以又叫三际。学禅宗的人讲三际托空,就是讲把这三个念头的边际解脱了,在这中间呈现一段空灵,就是当下即空,也是此地说的“中际亦空”。

 

所谓四大种性是跟着意识观念来的,意识就是一念。假定这个人当下一念空了,那么色身四大种性就空了。所以说色身是可以改变的,但是无法用外力帮助。必须自己内心见道,一念之间了知四大种性的空相,如此叫作入不二法门。

 

《维摩诘的花雨满天》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

念头动,气也动,气不动,境界还出不来呢,对不对?!一切境界皆是念动,凡所有相皆是虚妄。感觉也好,思想也好,气脉也好,都是相。你把这道理弄清楚了,才容易上路,才不会出差错。

 

大家要观照清楚,陇侗不得,然后看到境界,呸!!!去你的,正一正,动一动,连个鬼影都没有,还有什么境界不境界。这是个法门喔,密宗有一个大手印法门,大力吐一个“呸”字,顿除一切妄想杂念,使心境立刻变得海阔天空。

 

《般若正观略讲》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

大家不要认为,念头一切断了,就是三际托空,像这么的三际托空,那很容易,密宗有一法门,在白教里还是个大法,如《椎击三要》所教,如法上座,“嗡嗡…嗡嗡…”勤念咒子;或者诚敬拜佛如仪,搞了半天,然后叫你一口气提起来,“呸……”,这么大声一“呸”,就把念头硬切断了,空了,那不是很容易吗?

 

当年我学这个法,恭恭敬敬送了好多供养,磕了好多头,得来不易。后来我问传法师父:“这个是你们的大法?”师父说:“这个是无上密法。”我又问:“还有没有?”“噢,这已是很高的密法了。”我说:“这一套是在你们这里当宝贝玩玩的,在我们汉地根本稀松平常,一般老妇都晓得。”师父听了,大为惊讶,因为他实在也晓得,我这个人颇有“微”名,不乱说话,若有言说,必有所本。

 

再说,这两天你们在打少林拳,我就告诉常证师:你不用吹哨子,要喊口令,“一!二!三!四……”勇猛有力,这样一趟拳打下来,累得半死,什么妄想杂念都没有了,有何稀奇?我说这是种物理力学的作用,你们不懂科学,人之意识心理,同物理之力学作用一样,譬如你把这个拳头握紧了,向心力凝聚到极点,久而久之,自然而然想放开,经过一段时间的松弛,自然而然又觉有收掌的需要。只要你收摄精神专注一段时间,它必然要放松,如此意识上暂时进入到空灵的清净境界是自然之理。

 

依我手边保存乾隆亲译的黄教大威德金刚仪轨的修法来说,一整堂法,规规矩矩修下来,恭恭敬敬坐在坛城前面,这手摇铃,那手打鼓,脑子又边做本尊观想,然后双手除了摇铃打鼓外还结手印,口中念念有词,名堂多了;像道士画符念咒一般,一次认真搞下来三个多钟头,然后全部一放没,“嘭……”(师拍案一声)——圆满次第,你说那还不空吗?一定空,因为累死了,累空了,便成“三际托空”。

 

嘿!这个方法好高明,显教的念唱不也有异曲同工之妙吗?凌晨一大早起来,肚子空空,肃立佛前,引磐一敲就这么张嘴,“南…无…”“南…无…”起来,经文、礼赞、偈颂、咒语、发愿等等,一段一段连续下来,维那从旁“喀喀喀……”节奏性地敲打木鱼,最后逐渐慢下来,然后“喀”的一声,大家不声不响,大自然在晨光曦微的清灵中,一切归于寂静,所有的妄想,杂念,七情六欲同时消落,这不就“三际托空”了吗?

 

你们平常不晓得这个道理,已逢大法而不自知,整天痴想有人传你个无上密法,便能迅速成就,太可笑了。所以许多法门,表面看似两码子事,其实异中有同,根本上大致基于同一道理的。

 

乃至西方天主教、基督教,教徒们一进教堂,到十字架前一跪,祷告一番,然后“阿门”一声,我告诉你们,这也是密宗哦!基督教的“阿门”、回教的“阿拉”以及世界上其他许许多多的宗教,在他们关键性的祈祷词或一些名词里,开口音都是用“阿”字音的,你们若把这些道理的缘由弄懂了以后,就贯通了,原来都是同一个东西嘛!我们人人都有,随时都有,未曾须臾暂离。

 

大家体会看看,在外工作一天,夹个皮包挤车回家,进了家门,鞋子一脱,整个人往沙发一抛,唷!我的妈呀!真舒服!什么都抛到九霄云外,没了!三际托空。可是这么一下,还不是道哦!这不是真正的三际托空,但你可由此去了解修持时该如何下手用功。但假如你认为这就是道,禅宗有句俗话叫“托空妄语”,你就稀里糊涂地犯上了。

 

佛法八万四千法门统统不出于“三际托空”的功行。不但佛法,任何宗教,凡是要使人类的心理意识归于宁静,只有藉助三际托空的原则,使它过去、现在、未来三节截开,呈现意识层面暂时清净现量境界,由此保持久住,便是平常所谓的奢摩他(止)。那么,止在哪里呢?无所止处。止是因,定是果,慢慢久定,自有一般凡夫难以想象的效果,方谈得上更进一层真正佛法的用功修习。

 

整理自《且说三际托空——禅宗的观心法门》


 
 
评论
 
 
热度(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