z居士

 
   

嗡嘛呢叭咪吽

关于观世音菩萨的法门,大家应该都很清楚,尤其观音菩萨的慈悲威德,只要是中国人,或者韩国、日本、南洋等等国家地区,乃至隔山越海的西方世界,都或闻或颂,少有不知其圣号者。

我说西方世界的人类也知有观世音菩萨,或许大家会有奇怪之感。譬如,以前有位委内瑞拉来此留学的同学,懂得许多他们民族祖先所传下来的咒语,我们教他念四臂观音的六字大明咒:“嗡嘛呢叭咪吽”,他听后一念,大为吃惊,自言自语道:“唷!这个是我们老祖宗几千年前所教所传的嘛!”他说:“我们那个民族素来就念这个咒子。”我问他:“那么你们祖宗讲这个咒子怎么来的?”他说:“在最早最古老的时候,一个了不起的圣人传的,我们这个民族的子子孙孙,代代都知道。”由此可证明我们中国人所信仰的观世音菩萨,确是久远劫来,尽虚空,遍法界,以千百亿化身在各个世界广度众生,利乐有情。

宇宙中有三个基本的声音,佛教的密宗知道,就是“嗡”“啊”“吽”这三个基本音,一切咒语都有这个基本音。至于这个音声的神秘、力量之大,那是说不完的。尤其是“嗡”跟“吽”两个音,几乎每一个宗教都有的。前两天看到一份报纸,有位航天员登陆过月球,在月球上听到一个声音“嗡……”,他在世界上到处找不到,最近到了回教的教堂去,看到回教徒在那里做礼拜,“嗡嗡……”就是这个声音!终于找到了,我说他找对了,回教是以月亮、星星为标准。基督教祷告完了说“阿门”,回教法师叫“阿訇”,都有“嗡”,很多声音都是“嗡”,乃至阿弥陀佛综合拢来,也是“嗡”!这是音声瑜珈。

我们人体的内部,也有这三个神秘的声音。所以有人睡不着觉躺在枕头上,或者有时候打坐,就发现耳朵里有这个怪声音,不是外来的,是人体的内部有的声音。六字大明咒“嗡(om)嘛(ma)呢(ni)叭(bai)咪(mi)吽(hong)”。“叭”不是念“白”,也不是“吧”,就是掰开的“掰”字的音。嗡嘛呢叭咪吽,“嗡”是头部音,“吽”是丹田的音,“嘛呢叭”是“阿”部中间的音。

在中国,从唐代开始,广为民间信仰的四臂观音、六臂观音,也都是观世音菩萨的化身。四臂观音的本咒,我们晓得就是“嗡嘛呢叭咪吽”。大家所熟知《济公传》里面的济公和尚,一辈子都是念这个咒。小说传记上描写济公每一遇到妖魔鬼怪,便脑后一拍,念一句“嗡嘛呢叭咪吽”,赫赫光便出现了,降魔伏怪,无往不利。

《济公传》的作者并不是凭空捏造,随便乱写的,何以不拍前脑或者头顶,偏偏非拍后脑不可,其中大有文章。我们念佛求生西方,最快的一条路子,就是从后脑顶上这里走的。我们人的后脑这一部份,真的修行悟道,那可已经不得了啦,霞光万道,上下感通,和十方诸佛菩萨的无限光明便接近了。所以《济公传》虽是一部传奇小说,包含着许多文人创造性的想像,但它的作者确是一个学佛修道的大行家。像这一些话,千古以来人家不肯讲的,后脑顶上这里有一条路直通西方极乐世界,极为便捷,是个大奥秘,我今天就公开和大家讲了,至于你们大家是否找得到路头,那就看你们的智慧和精进与否了。

讲一个几十年来我经常告诉学佛朋友的真实故事,说明修学一切佛法的基本所在。故事发生于西康到西藏边境,一个荒芜偏僻、人迹罕至的地方,那里住着一个老太太,丈夫儿子都过世了,独居一间简陋的小茅蓬,没得米面可吃,只以糌粑为食。糌粑是西藏一带的一种青果植物,形像橄榄,吃不习惯很难下口。这位老太太由于自己一生不幸的际遇,觉得自己罪孽深重。有人教她时常忏悔,平时多念念观音菩萨的六字大明咒,结果她将“嗡嘛呢叭咪吽”的咒音,念成“嗡嘛呢叭咪牛”,一字之差,虔诚专一持诵了三十几年。

有一天,一位西藏喇嘛经过此地,要往四川去。所谓喇嘛,不一定是活佛,活佛也不一定是喇嘛。喇嘛是西藏话,根据后期梵文翻译而来,意即法师、大师、和尚之谓。而我们平常所称之“仁波切”,同样不一定是活佛,仁波切是通称之名,意思是“人中之宝”“法中之宝”。那么如何才是活佛呢?凡是受过历代皇帝“呼图克图”的封号的,称为活佛。

这个路过的喇嘛,是个相当有成就的修行人,当他于荒山雪地之中,老远看到一间其貌不扬的小茅蓬,四周大放光明。不得了,他想此次自己一路行来,经过那么多地方,没有看到一个真修行的,看样子这茅蓬中必定住着得了道的高人。于是便临时转向,不辞偏离原来路线,下山去找这个茅蓬,想参访它的主人。

等到来到茅蓬,一见这个老太婆,看来不是得道之相,只是平淡无奇的一个普通人而已,心里非常纳闷,便问:“老太太,你在这里多久了?”老太婆回说:“很久了。请问师父您从那里来啊?”喇嘛回说西藏,老太婆一听赶快跪下来拜。康藏一带人对出家人非常恭敬,尤其妇女们更有将头发散铺地上供养高僧踏过,以为尊重赞叹的习惯。

这个喇嘛又问:“你一个人孤零零在此,很可怜啊!”老太婆说:“不会不会,我自己在此学佛修行,很好。”喇嘛便问:“那你修什么呢?”老太婆说:“我只是念一句‘嗡嘛呢叭咪牛’而已。”这个喇嘛一听,哎呀一声说:“老太太,你什么都对,就错念了一个字。”于是便当场纠正了她的发音,由“牛”改为“吽”。老太婆这一下听了,心中不免十分懊悔,说:“哎!我三十年的功夫白修了,还好现在遇着您告诉了我,不然岂不一路错到底吗?”于是她便如法改念,重新起修。

喇嘛坐了一下,便告辞上路,继续未完的行程。又上了山路,走了一段时间,回头再看茅蓬所在,竟不见先前的赫赫光明,很感惊讶,一想:“是我错了,我害了她。”赶紧再掉头回到茅蓬,告诉老太婆说:“我刚才教你念嗡叭呢叭咪‘吽’是玩笑话。”老太婆说:“哎,师父为何要骗我呢?”喇嘛说:“我只是试试你诚不诚心而已,而你真的毫不怀疑,照我的话做,非常可贵。其实你原先所念的咒音全对,一点不差,以后就照原先的念好了。”老太婆听了,心中豁然开朗,十分高兴,赶快跪下来拜,说:“还好,谢天谢地,我三十年的功夫不是白做了。”如此便再嗡嘛呢叭咪“牛”,继续“牛”下去了。

喇嘛重新回到山上,再一次望向茅蓬来处,先前的赫赫光明,依旧灿然升发,映澈一片晶光闪闪的荒山雪地。这个六字大明咒的故事,意义太深长了,其道理显而易见,学佛贵在真信与诚敬,一切唯心所造。如果有人修法,一时不察,有所缺失,只要你一心诚恳,专一不疑,决定不会白修的,必有大功德在。反之,平常恍恍惚惚,有一搭没一搭的,边念佛,边求佛,供了三根香蕉,还要带回去给儿子孙子吃,就想能够阖家平安,健康长寿;刚烧了十几块钱的纸,就想发大财,中奖券。然后还怀疑佛菩萨的法力是否灵光?是否会帮助我?见着感应时,更又埋怨菩萨偏心;为何别人有,我就没有!?抱着这样的方式与心态去学佛,当然很难有所成就的。

------南怀瑾
 

 
 
评论
 
 
热度(1)